香山饭店落成时曾被批,贝聿铭:听在我耳里,就是表扬
2019-05-17
公司LOGO_副本.jpg

    知行装饰多年来专注于上海公装装修设计行业,对于业内的新闻也一直在默默的关注,今天主要给大家分享一下设计大师贝聿铭的事迹,让大家对这位大师有一个立体的概念。


北京香山饭馆


    北京香山饭馆是贝律铭在我国大陆留下的第一座修建。


    1946年还在哈佛读书的贝聿铭曾给朋友写过一封信,表达想要在修建里找到一种地域性或是民族性的表达方式,“现在的问题是,要找到一种**我国的修建表达,但又不必到我国传统的修建细节和主题。”信封上还印着“贝聿铭不可能的愿望——1946”。


    30多年后,他的愿望总算有时机实现了,那就是香山饭馆项目(1978-1982)。


    贝聿铭第一次访问北京是1974年,与美国修建师协会一起。在这次访问中,贝聿铭主张尽量不要在故宫附近建楼房。1978年,在人民大会堂的晚宴上,他又提出了他的忧虑。之后不久,政府决议禁止在故宫周围必定范围内建造任何楼房。后来贝聿铭回忆称:“算起来,这才是我对我国最大的贡献。”


    其时,我国政府希望贝聿铭能为北京规划一座修建,并给了三块北京郊外的地供他选择。贝聿铭考察了其时北京的修建,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:我国修建走到了死胡同。他曾说:“现有的两个方向,一是盲目仿古,一是全盘西化,哪一条都走不通……我想探索一下,我国传统终究是否还扎根于老百姓的生活中。如果是,那么或许我国修建师就不必靠西方国家而能找到自己的艺术言语。我国历史悠久,文明深沉,我国的修建应该自然而然地生根于这样的历史文明。”


    在香山饭馆的规划中,贝聿铭用他老家苏州风格的白灰泥墙,替代了北方常用的赭石色墙。他还请来一位75岁高龄的烧窑手工工匠,恢复了从明朝传下来上千年、快要失传的技艺。


    香山饭馆不同于贝聿铭大多数修建,不具备独立的雕塑形状,而是具有强烈的“绘画性”。他结合我国园林经典的轴线和收放自如的空间序列,让酒店从中庭辐射出去:为了保护原有的许多树木,其间还包括两柱八百年的银杏树,客房不对称地分散在四周。


    贝聿铭曾说:“我国园林就像是一个迷宫,置身其间,你很难一眼望尽,永久不能领会大局。一进园林,你就会被美景招引而停步流连——这美景也许是一棵树、一块石头或许一隙光影。你漫步小径,或踱过小桥,沿着弯曲曲折的园路,永久步移景异……它关乎标准、关乎散点透视,也关乎偶然——那种出人意料的欣喜。”


    贝聿铭在主花园重现了“曲水流觞”——我国所剩无几的古老水迷宫。但是石材成了最大的问题:北方的石材太粗糙,南边的又太精细,不够大气。直到有一次贝聿铭在去北京的飞机上找到了灵感——一本介绍云南石林的宣传册。贝聿铭称作“天降好运——当你做好准备时它就会来临。”他把云南的石头运回到3000多公里外的北京。其时这些石头都是靠滚圆木的原始办法运入工地的。


    贝聿铭曾说:“香山饭馆是我经历过最难的项目之一,在一个我完全不明白的系统里工作,有许多欣喜,也有不少波折。我们不能下指令,只能提主张,而我国人又不会轻易下决议……领导有领导的说法,工人们有工人们的定见,北京本乡的修建师也有自己的观念”


    关于香山饭馆,东西方的评论众口不一。西方修建界因为不了解我国传统元素,误以为它是后现代风格;而我国修建师和官员,谙熟贝聿铭的现代主义风格,则为他没有加入现代元素而颇感绝望。贝聿铭曾辩驳:“如果造一座反光玻璃大厦,对我国又有什么好处呢?”在饭馆的落成典礼上,一个高官不屑地说香山饭馆看上去“很我国”。过后贝聿铭说:“其时正开端‘四个现代化’,政府想要的是西式风格,所以他这个评价并不是褒义,但听在我耳里,就是表扬。”


  • 电话咨询
  • 17701724155